青萝魔神看着王枫,“我知道,想要解开自己的心魔,唯独帝耶。当你对我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其实那时候,我心中便只以为你是真的帝耶。”

“心魔解除了。”

青萝魔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所以说起来,你对我有恩。我为何要对付你?”

“那恭喜。”王枫说道。

刚才王枫记得自己说完的时候,这位青萝魔神落泪了。

本以为对方是感动的。

现在想来,估计是心魔解除,念头通达了。

王枫突然想到,要是自己真的挂了,自己渣过的那些女孩子,会不会也像这青萝魔神一样?

“你是不是在想,如果你死了,爱恋你的异性,会不会像本尊一样?”青萝魔神似乎知道王枫在想什么。

王枫咳嗽几声。

这些魔神不愧是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

“放心。不会的。”青萝魔神语气略带几分调侃,“你比帝耶会说话多了。我估计,爱恋你的那些异性,应该都被哄得团团转,就算你真会挂了,估计也会提前做好准备,不会让那些异性像本尊一样。”

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

王枫心道,艹,你挺了解我的啊?

别说,王枫觉得自己可能真会这么做。

帝耶不同,帝耶是管都没管。

大概就是那种,你爱我,管我屁事的类型。

所以青萝魔神再怎么痴恋他,抱歉,管我什么事儿?

自然,帝耶根本不考虑,他去神界死亡后,青萝会怎么样。

‘真惨。’王枫看了青萝魔神一眼。

“行了,话就说道这里吧。”青萝魔神摇摇头,“天萝府的地底,有一处虫洞,这处虫洞是双向的,可以通向另一个荒废的世界,在那个世界的另一端,又正好通向荒海魔域附近的一处虫洞。”

“你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离开青阳魔域。”

哦,连后路都想好了?

王枫想了想道:“这情况有这么严重吗?天冥河没了,那其余几大魔域,就直接对你们青阳魔域下死手?不至于吧?你们九大魔域,这就直接闹到这种程度?”

王枫纳闷,天冥河消失,魂妖圣城的天然屏障没了。

就算和青阳魔域有仇,顶多也就派军队来出口气。

难不成,还真想将整个魔域覆灭了?

如果要打到这种程度,那就是生死战场了,真正的界域战争,堪比神战了。

这对暗魔界本身应该是有极大的损伤的吧?

“当然至于。”

青萝魔神语气微冷,“因为,这可是关乎到能否超越成为魔神的存在。”

“嗯?什么意思?”

王枫不解。

超越魔神。

若是从弑神的角度,那么弑神的出现,意味着这些魔神在实力上超越了以前的魔神。

青萝魔神这话的意思,是超越魔神这个境界。

这不一样。

之前和赤丘陵那道人影对话的时候,明显在魔神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境界的。

只是无法达到而已。

神界也是这样,暗魔界也是这样。不同的是,暗魔界凭借着弑神,已经触摸到了门槛。

而神界则是连门槛都没有摸到。

只是,和这有什么关系?

见到王枫不理解,青萝魔神似乎并不像过多的解释。

这毕竟是暗魔界内部的事情。

她还不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以及目的,许多隐秘她并不会随意透露。

毕竟,谁知道对方知道了之后,会不会反戈?从而给自己多找一个对手呢?

青萝魔神不愿意多少,王枫知道了几分原因。最新

只是么…

就在这时。

魂妖圣城的天空忽然雷动不已。

苍天白日之上。

粘稠如浆般的阴云浓雾,忽然席卷而过。

刹那间,宛若从白天进入了夜晚般。

阴风绵绵,大地微微震动,天穹竟有一种在颠簸的感觉。

与此同时,数道庞大的魔影,浮现在魂妖圣城的天空。

这般巨大可怕的声势,自然引得整座魂妖圣城,无数的生命为之惊愕驻足仰叹。

“这是…”

王枫也同一时间望向云霄。

“哼。”

青萝魔神双眸青光飙出一道宛若翠玉般的光华,照相虚空。

“怎么,你们几个,是来下战书的么?”

伴随着这道光华,还有青萝魔神震慑云霄的鸿音。

是魔神?

王枫心道。

果不其然。

魔影遮天蔽日般浮现在魂妖圣城的云霄之上。

是魔神的真身魔影,从极远处,投射在魂妖圣城中,显露魔威。

一共有三尊。

每一尊都散发着霸绝苍穹的绝世魔威。

完全不逊色于那无疆魔神。

“战书?青萝,你我都是魔神,如今这境地,你绝对,我们几位还需要对你下战书?”

魔音巍巍,从天穹传来,强横的威势,压得魂妖圣城几乎所有生命,尽数跪服在地。

真正的魔威,着实可怕。

这还只是一道投影。

“青萝,这青阳魔域本不是你所有。你若是识相,还是速速离去,你若是不知好歹,也想来参一脚,我劝你还是掂量掂量你自身的实力。”

另一位魔影在天穹鸿音无边,震响云霄。

青萝魔神嗤笑一声,遥望这三道魔影,发出一声讥讽,“那件事物,仅剩最后一份,你们却有三个。够分么?怎么,你们三位魔神打算三魂一体?”

听到这话,王枫心中一动。

事物,什么事物?

莫非这些魔神来青阳魔域,是为了一件事物?

王枫忽然有了几分兴致。

“这你就无需多管。本尊只是打算先礼后兵,毕竟,咱们都算是暗魔界的同族。伤筋动骨,大动干戈都不太好。你若是愿意自动放弃,离开青阳魔域,这可以避免无数的生命死亡。你青萝在青阳魔域向来爱护,所以本尊才好心好意的与你说论一番,不然的话,现在降落在魂妖圣城的,可不就是我混诃魔神的一道魔影了。”

“哈哈哈…”青萝魔神大笑起来,“我说你们个,才成为魔神多少年?玩这种幼稚的把戏。我若是自动放弃离开青阳魔域,你们怕是立刻就会前来狙杀本尊吧?你们无非是想知道,那件事物,究竟是隐藏在天冥河的那个位置是吧?”

“怎么,你们那些手下,是不是挨个儿将天冥河底翻遍了,都没有找到吧?所以才前来与本尊说这番话。真是幼稚可笑。”

“现在呢,本尊告诉你们,这青阳魔域本尊坐镇上万年,你们想要找到那件事物,就算杀了本尊,毁灭整个青阳魔域,否则永无可能知道!”

青萝魔神冷眸环视,气势宛若连接天地的高峰般巍峨神阔。

刹那间,云霄间的那三尊魔影不说话了。

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而王枫则是心里嘀咕…天冥河,这还和天冥河有什么关系?

紧接着,就听到其中一位魔影冷声道:

“青萝,很久没见到你这般硬气了。变化很大么?怎么,难不成你是那老情人帝耶回来了。给了你与我们三位魔神直面的勇气?”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这位帝耶,现在还能像当年那般,能改变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