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司马昭花费重金赎回王元姬的举动,司马懿倒是不置可否,尽管这次出的代价相当的大,但对于现在掌握天下大权的司马氏来说,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了。

当初为了培养死士,培植势力,司马家在经济方面,一直是捉襟见肘,甚至数度面临困难,不过好在这些都挺过去了,如今司马家掌握天下大权,再也不用去考虑财力了,就算是如此巨额的赎金,对于司马家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而接回王元姬,顾全的是司马家的颜面,做为司马昭明媒正娶的妻子,让她长时间流落于敌营,确实是有损司马家的声名的。

可真正接回王元姬之后,司马昭却是后悔不迭,早知道这是一桩买一送一的买卖,那么司马昭还不如让王元姬在并州自生自灭,也省得让他丢人现眼。

如何处置王元姬和她带回来的孩子,已经成为了司马昭最为棘手的事,休了王元姬似乎办不到,且不说司马家在朝中还需要倚仗王家的力量,真要是休了王元姬的话,司马昭恐怕更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所以司马昭只能是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他将满腔的恨意,都投到了曹亮的身上,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饮其血,对于出兵并州的事,司马昭比谁都积极。

以前他坐镇洛阳时,是没有那个能力,如今司马懿的大军回归洛阳,实力已经足以碾压曹亮了,何时出兵,成为了司马昭最为迫切的事。

至于王元昭,早已被司马昭打入了冷宫,虽然还挂着司马昭正妻的名分,但自从回到司马府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司马昭的面了。

这一切,司马懿并不知情,司马昭也是难以启齿,更何况司马懿现在专注于政务军务,对于家里的事,他完全没有时间去上心。

所以对于两个儿子的积极请战,司马懿是付之一笑,这两儿子的态度是好的,但是对付曹亮,司马懿自认为不能操之过急,最起码在短时间内,不能急于发起进攻。

┄┄┄┄┄┄┄┄┄┄┄┄┄┄┄┄┄┄┄┄┄┄┄┄┄┄

嘉平二年的这个新年曹亮过得倒是比较安稳,自从他得知了司马懿从凉州调大量战马入京的消息之后,便基本上可以断定司马懿在近期是不会对并州发起进攻了。

和服美女夏日祭纯美治愈如初恋

因为司马懿调用如此多的战马并不是无的放矢,如果仅仅是补充一些战马,根本就不会需要如此多的数量,一下子调用如此数量庞大的战马,那毫无疑问,司马懿准备打造一支全新的数量庞大的骑兵队伍。

骑兵的培养并不是说一蹴而就的,不是说准备几匹战马就可以组建出骑兵的,骑兵的培养那是需要花费很大精力很长时间的。

显然是上次的上党之战让司马懿深受刺激,认识到想要和并州军交战,光凭步兵是不行的,必须要组建规模庞大的骑兵才可以。

尽管司马军拥有的骑兵并不少,但在整个的军队比例结构之中,步兵还是占据着大头的,这样的军队结构,机动性自然会差一点。

司马懿认识到了骑兵的重要性,加大骑兵的培养力度,由此可见在下次的并州之战中,司马军骑兵必然是来势汹汹,司马懿的战略性改变,给曹亮提了一个警醒。

如今司马懿控制着曹魏的政权,掌握着庞大的人力物力,组建一支规模超大的骑兵部队,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对于并州军来说,拥有三个骑兵营三万骑兵,已经是触摸到天花板了,以并州军目前的财力和人力,再想提高骑兵的数量,确实是勉为其难的。

培养一个骑兵,花费相当于十个步兵,这种昂贵的代价,确实是任何军队都难以承担的,司马懿这次倾尽全力来打造一支庞大的骑兵,确实是给曹亮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根据洛阳方面传回来的情报,这次司马懿从凉州调拨了至少五万匹战马,就算培养不出五万骑兵来,保守估算,至少也能增加四万左右的骑兵,再加上司马军原先拥有的骑兵数量,司马懿将骑兵扩充到七八万人,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司马懿主打骑兵牌,就是势图对并州军形成碾压之势,因为司马懿也意识到,消灭并州的军队,将会是他有生之年的最后一战,他要为司马家的权力登顶扫清道路。

上次的上党之战司马懿铩羽而归,所以这次司马懿肯定要准备极为充分了才会再次进攻,没有绝对的把握,司马懿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并州军的优势,确实是体现在骑兵上面,不过上党之战的经验证明,这种优势也是微乎其微的,当初以两万五千骑兵对付三万骑兵,双方是以平手收场。

如果司马懿将司马军骑兵的数量提高一倍以上,势必对并州骑兵形成碾压之势,这估计也是司马懿最终的战略构想,他孤注一掷,倾尽全力来打造庞大的骑兵,就是为了这场并州决战。

现在压力已经是摆到了曹亮这一边,并州诸将也是纷纷地献计献策。

有人建议并州军也扩大骑兵的编制来对抗司马军,但这样的军备竞赛很容易拖垮并州的经济,毕竟司马懿是拿着大半个天下的资源来提升战力的,并州经济基础薄弱,并没有足够的财力来武装更多的骑兵。

有人建议扩大扁箱车阵,毕竟河内的实战证明,对付骑兵,扁箱车阵确实有效果。

但问题是扁箱车机动能力较差,如果司马军不主动地来进攻的话,扁箱车几乎就会成为摆设,而且利用投石车来破解扁箱车的方法曹亮能想到,未必司马懿就想不到,河内之败后,司马军内部,恐怕已经是对扁箱车进行研究了,再想打出那种神乎其乎的战绩来,是很难了。

所以对付骑兵,扁箱车只能是一种辅助的手段,真正的对抗,还是以骑制骑。

众将是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不过曹亮却是胸有成竹,因为他手中,还有一个杀手锏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