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渊提醒着韦浩,说世家家主过来,韦浩该如何处理,韦浩自己还要管他们要一个说法,李渊听到了,非常的震惊,这小子炸了人家府邸,还要等人要交代。

“行,反正小子有本事逼着他们要交待也行!”李渊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

“不给我交待,想要走出长安城,哼,想得美啊!他们想要干掉我,那我还不要干掉他们?”韦浩冷笑的说着,

自己也是打定了主意,如果这个事情,不说清楚谁也别想离开长安城。很快,韦浩就从李渊这边出来,回家,等会还有去几个王叔和李靖家里,都是需要去回礼的。

“什么,这个小子出去了,直接从大安宫出去了?”李世民听到了,相当震惊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太监,开口问道。

“是的,直接出去了,没来这边!”王德点了点头,苦笑的说着。

“这个兔崽子,真是,气死朕了,就不知道来看看朕,还在生气呢?”李世民此刻很无奈的说着,心里也知道,韦浩对自己还是有意见的。

“陛下,想必是忙,毕竟快过年了!”王德对着李世民说道。

“哼,朕才不相信,来真这边坐一会的时间都没有?”李世民压根就不相信,不过也没有办法,韦浩就是不来,想了一下,李世民就前往立政殿那边,想要看看韦浩到底送了什么过来。

“嗯,真不错,这个饺子,刚刚说,韦浩把钱给了丽质?”李世民坐在那里,吃着饺子,听着长孙皇后说着韦浩刚刚过来的事情。

“嗯,全部给那个丫头给拉回去了,现在宫里面,就这个丫头最有钱了,五万多贯钱!”长孙皇后笑着说了起来。

“这个死丫头,这么有钱?”李世民还是有点震惊的说着,心里则是想着,自己居然没有点私房钱,

甜美萝莉的甜品时光

关键是自己好像很久没有拿过钱了,李世民想着,还是要想办法存点才是,以后存在丽质那边最好,这丫头钱多,自己放在她那边,估计也不会让长孙皇后知道。

而韦浩回到了家里后,马上就拉着东西出去了,来到了李靖府上。红拂女知道了,也是在院子里面接着韦浩。

“见过岳母,给送了点东西过来!”韦浩笑着对着红拂女说道。

“嗯,知道,昨天岳父回来后,嘴里也是念念不忘府上的汤圆和饺子,还有白面!”红拂女高兴的说着。

“送了一些过来,以后想吃了,就派人来家里说一声,家里很多!”接着韦浩就让李靖府上的下人,把那些东西拿下来,

东西非常多,尤其的白面,韦浩送了三袋,还有那些汤圆点心什么的,也是非常多的,因为李德奖和李德謇都已经成亲了,韦浩都是按照三份来送的。

“来了?”刚刚到了大厅这边,李思媛过来了,笑着对着韦浩打着招呼说道。

“嗯,来了,之前忙的不行,这不,这几天才做完手上的事情,就做了一些小点心,给们送过来,对了也有的一份,汤圆和饺子,还有包子等等,到时候饿了,不想吃饭,就煮点这个吃,也是非常好吃的!”韦浩笑着对着李思媛说道。

“嗯,韦郎有心了!”李思媛笑着说了起来。

“来,坐下说,浩儿啊,刚刚我让下人去皇宫了,喊岳父回来,估计很快就能够回家,呢,就在家里坐着,岳父说,有点事情要和说,还特意吩咐了我!”红拂女看着韦浩说道。

“哦,好,那我就等等岳父!”韦浩坐在那里,还是有点拘谨的说着。

“们聊着,岳母去后面吩咐一下,让他们煮几个鸡蛋过来,真是的,大一家子,都忙,就没有一个男人在家,也不知道他们忙什么!”红拂女说着就站了起来,嘴里是抱怨着的,想着自己的女婿过来,李靖不在家,李德謇兄弟两个也不在家,这不是让自己女婿尴尬吗?

“不用,我吃过了!”韦浩也是站了起来说道。

“无妨,吃点,规矩可是这样的,们两个聊着!”红拂女笑着说着,人也是走出了客厅,而客厅里面的丫鬟,也被她的一个手势,全部喊了出去。

“那个,最近可好?”韦浩笑着看着李思媛说道。

“好呢,倒是,之前世家要刺杀,父亲非常担心也非常生气,说如果世家不给一个交代,那可不答应,不过,干嘛要去招惹世家啊,我爹都不敢去招惹!”李思媛坐在那里,担心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是我要去招惹啊,是他们招惹我,诶,不提了,被陛下给坑了,我那里知道算一个账,居然还惹来杀身之祸,

对了,跟说个事情,本来家里能够分到5万多贯钱,就是造纸工坊和瓷器工坊的红利,但是这个钱呢,李丽质拿去了,她说她要管,我一想,我家里还有十几万贯钱呢,就给他了!”韦浩对着李思媛说道。

“哦,韦郎告诉我这个作甚,这种事情,做主就是了!”李思媛听到了,有点意外,又有点高兴,同时还有点失落,高兴是韦浩把这个事情告诉自己,失落是,这个钱交给了李丽质,而没有给自己,或者说,担心以后钱可能自己管不了。

“那当然要和说一声,放心,等我下次赚到钱了,就放在这里。”韦浩马上笑着说着。

“瞧说的,就算要给我,伯父那边也会有意见的,哪有,哪有把钱放在未过门的妻子家里的!”李思媛听到了,马上害羞的说着。

“那有什么,不知道,我爹可是把我的钱卡的死死的,我要是动用家里的那些钱,我爹肯定不乐意!所以还是放在们手上好,到时候我想要就能够用,不用看他的脸色行事!”韦浩马上给李思媛说道,

李思媛听到了则是笑了起来,接着两个人就聊着,聊了很久,直到李靖回来,红拂女才端着祝好的鸡蛋过来,韦浩想着,煮个鸡蛋还需要这么久吗?

“岳父!”韦浩站在那里,对着李靖拱手说道。

“来了,老夫现在也是忙,现在朝堂各个部门都在算账,而民部的事情,现在也是在调整,民部都空了,肯定是需要抽调人才到民部去,这些可都是事情!”李靖在丫鬟的帮助下,脱掉了外面的披风,摘掉手套,对着韦浩说着。

“嗯,民部那边,朝堂没有反弹?”韦浩考虑了一下,开口问道。

“还真没有,之前我们预计,会有很多官员挂印而去,但是现在一个都没有,老夫也是看明白了,之前因为有分红,他们有钱,有底气,加上陛下离开了他们也行,

但是现在,因为才调查报告,那些官员害怕了,谁知道调查到什么程度了,万一他们挂印而去,马上就被查了,他们就喊天天不灵了,所以,这个算账,真是让陛下掌握了主动权!嗯,快点吃完鸡蛋,等会到老夫的书房去说!”李靖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诶呀我都是饱的!”韦浩看着那一碗鸡蛋,马上摸着自己的肚子苦笑的说道。

“壮小伙,还吃不完这点,这个是规矩!”李靖笑着对着韦浩说道,韦浩没办法,快速吃完那几个鸡蛋,就跟着李靖到了书房里面,李靖的书房里面书非常多。

“岳父,有这么多书啊?”韦浩看着那些书,吃惊的说道。

“恩,有的是家里传下来,有的是老夫在这么多年当中,收集起来的,要看什么书啊,就到这里来找找!”李靖扭头看了一下后面的书籍,点了点头说道。

“那行,主要是,我想要弄一些书籍出来,想着到时候找人抄录一下,然后放在书房里面!”韦浩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这样,过年后,老夫找几个读书人,到府上来抄录书,一样给抄录一份过去!”李靖马上开口说道,现在有钱人家,都是请书生来抄录,十多文钱一天,供吃供住!成本还是非常高的,一本书可是需要抄录好多天的。

“韦浩啊,这次那些族长过来,可要小心,把他们负责人的府邸给炸了,等于就是打了整个世家的脸,老夫估计,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说要找他们要说法,

孩子,这个不现实,是不知道世家做事情有多霸道,之前和世家可能有什么协议,老夫也不知道,但是,世家做事情,可是非常干脆的,他们说要杀就杀,

所以,要做好准备才是,该妥协的时候,还是需要妥协一下才是,世家在我大唐可是根深蒂固的,想要靠自己去扳倒他们,那是不现实的,而且,他们一旦发动了起来,到时候这边都未必能够挡住!”李靖坐在那里,提醒着韦浩说道,韦浩就是看着李靖。

“老夫并不是危言耸听,陛下为何会和那些世家妥协,一个是担心那些读书人不做官,另外一个就是担心世家会生变,世家虽然不控制军队,但是世家人多啊,他们可以支持其他人生变,当初太上皇在太原起事,就是有世的支持,如果没有世家的支持,太上皇也不可能赢,

反过来说,太上皇和陛下,并没有给世家足够的回报,所以这些年,世家对于陛下也是有很大的意见的,这就是为何皇家和世家一直不合。”李靖坐在那里,继续给韦浩说了起来。

“世家有说的那么厉害?”韦浩很震惊的看着他问了起来。

“家也是世家啊,回去问问爹,问问的族长,另外,也需要靠韦家的背后的势力和他们抗衡才是,如果靠自己,很难!”李靖坐在那里,提醒着韦浩说道。

“不用,我可不怕他们,只要他们干不死我,我就不怕他们!”韦浩考虑都不考虑,自己得罪了这么多人,不想连累其他人。

“呀,诶,当初就不该去算账,老夫本来以为会拒绝的,但是没想到答应了!”李靖无奈的指着韦浩说道。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就是看接下了吧,不过他们敢刺杀我,确实是让我很意外,这里是长安啊,他们都有这样的胆量。”韦浩苦笑的说着。

“呀是不懂,长安有一半是韦家和杜家的,另外一半是皇家和世家的,而外面,都是世家的,陛下,只是控制着朝堂的军队!所以陛下想要改变这种局面,可是这种局面要改变,何其难?

没有读书人,干掉了那些世家官员,到时候找谁来办事,找我们这些武将勋爵,可能吗?我们还要帮助陛下控制军队呢?所以说,最后,陛下还是会和世家妥协,只是说,从现在的局势来看,陛下是稍微占据了点主动,

如果书楼和学堂办的成功了,也许十年会有改变,现在,不会有什么改变的,浩儿啊,呀,做事情,需要考虑清楚了,不要那么冲动,干掉了世家,现在对于朝堂来说,是没有好处的,相反,反而会让天下乱起来,陛下现在也是心急了,本来说,学堂和书楼那边弄好了,徐徐图之,十年之后,会有改变,诶,现在弄的!”李靖坐在那里,很是叹气的说着。

“嗯,当初我不想去算账,也是处于这个考虑,但是后面陛下和太上皇来找我,希望我能够帮他们一把,我就想着,算账而已,再说了,他们也太过分了,那些钱,可是百姓们的钱,岳父,看看长安城外面的路,有几条是好的?”韦浩还是有点生气的对着李靖说道。

“嗯,反正自己注意才是,不要继续和世家那边对抗了,不考虑其他人,也要考虑父亲,父亲就一个儿子,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爹娘可怎么办?有的时候,还是需要隐忍一番的!”李靖对着韦浩劝着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聊了一会,韦浩就走了,要去其他王爷家里,韦浩拉着东西就前往了,

而在王琛的府上,王琛现在住在临时用那些木头和断墙搭建的房子里面,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了一群人,王琛仔细一看,发现是他们族长王海若。

“族长,族长!”王琛一看到王海若,马上就小跑了过去,大声的喊着,到了面前,跪下!

“啪啪啪~”还没有等他说话,王海若猛的给他扇了几个巴掌。

“我该死!”王琛跪在那里,头也不敢抬起来。

“谁让去刺杀的,啊,谁给的胆子,敢去刺杀一个郡公,而且还是在长安城里面刺杀一个郡公,长安城是谁的地盘?啊?是韦家是杜家,们在这里做手脚,真以为能够瞒过韦家?”王海若说着再次扇了一个巴掌,打的王海若不敢做声。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韦浩算账就让他算去,李世民要抓就让他们抓去,这些事情这么多年了,怎么了,他还想要把整个朝堂的人全部抓完不成?那些被抓进去的人,老夫不会去救?嗯!

们现在惹怒了韦浩,是想要让我们那些世家快点完蛋是不是?没有见过韦浩手上的东西?放出来后,这天下还有我们世家什么事情?蠢货?我们从刚刚掏给韦浩两万贯钱,全部作废?,蠢货!”王海若对着王琛大声的骂着,王琛跪在哪里。

“族长,是我冲动了,只是,这些孩子没错啊,还请族长带出去,给安顿一下!”王琛跪在那里开口说道。

“带出去,带出死的更快么?没有和陛下达成一致,老夫带们出去,只会让们死的更快,把东西抬进来!”王海若对着后面说了一声,后面很多人抬进来了箱子。

“都是御寒的东西,们先坚持几天,等其他的族长过来后,我们会一起去见陛下!”王海若对着他说道。

“谢谢族长!”王琛马上磕头说道。

“们啊,现在刑部大牢还有大量的子弟呢,就是们蠢,要不然,他还敢抓这么多人,现在弄的我们家族的子弟的心都散了!”王海若指着王琛咬着牙骂道,接着背着手就出去,

外面的军队也当做没看到,他们已经接到了上面的命令,不能阻止这帮人。

“去韦族长府上!”王海若坐上马车,开口说道,马车马上前往韦圆照府上。

“族长,刚刚接到了消息,王家族长过来了,现在可能去了王琛府上!”一个管事的对着韦圆照开口说道。

“嗯,估计等会就过来了!”韦圆照坐在那里,点了点头。

“那老爷要不要让韦浩来一趟?”管事的看着韦圆照问道。

“让他过来干嘛,就一个族长过来了,就让他过来?”韦圆照扭头看了他一眼。“但是他们可能会质问我们家!”管事的接着担心的说道。

“质问我们家,是我们质问他们,凭什么刺杀我韦家的子弟!”韦圆照很不爽的坐在那里说道。

···今天白天忙了一天,到晚上才回来码字,大家放心,三更老牛肯定是要做到的,12点之前尽可能做到,对不起啊,实在是分身乏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