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两个大祭司顿时面色一变,他们瞬间想到了向徐淮之地押送的大量奴隶、粮草辎重,还有从东方几个诸侯国内抢掠的各种珍宝。

为了得到这些东西,他们折损了数十万的兵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若是被青州兵抢走,他们感觉自己绝对会郁闷的吐血!

“报……”

这时候,几个探子骑着马飞奔而来,看到平灵王和凌阔都在,便直接奔到了众人身前。

“禀报王上,青州大军在荆原大败淮部十余万兵马,攻占荆城,青州世子风元,亲率大军正朝我军大营方向赶来!”

探子急速的喘息,勉强的禀报着。

荆城!

这不是徐淮两部兵马用来屯驻兵马,和看守奴隶财宝的城池吗?

平灵王和凌阔不由得看了身旁两人一眼。

只见巫洪和徐夷大祭司,脸色发黑,被这个消息气的差点神魂不稳,昏倒在地。

“青州兵马,现在在什么地方?”

卷发可爱妹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美丽动人

平灵王急忙厉声问道。

“已经不远了!”

呜呜呜呜!

平灵王大营的后方,乃是一望无际的荒野,他们和东鲁大军对峙的地方,乃是博州地界,也是东鲁的东南方门户。

东鲁兵马扼守关口,而关口外面,就是广阔的平原。适合大军对垒。

“号角声?从后面传来的!”

平灵王、凌阔等人同时色变。

青州的兵马,居然来的这么快!

“王上,现在怎么办?”

凌阔急声的问道。

平灵王勉强镇定心神,说道:“本王已经施法对付姜桓楚,如果不出意外,此时姜桓楚毙命在即!东鲁的人马,可以不用担心!”

“现在我们只要击败青州兵马,就能解决麻烦!”

“两位大祭司,青州抢掠贵部,乃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为今之计,只有我们再次联合起来,才有击败对方的希望!”

两个大祭司沉默不语,片刻之后,巫洪大祭司才咬牙说道:“王上说的不错,青州居然敢杀我族勇士,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双方一拍即合。

现在两个大祭司也不想着带人撤走了,他们立即召集夷人兵马,和平灵王的大军汇合,从营帐中一涌而出。

数十万大军刚在原野上立下阵势,就看到远处烟尘滚滚,数万气息连绵、动作如一的骑兵纵横而至。

这些骑兵,身穿灵甲,气机相连,冲击起来,在虚空中勾勒出一条仰天咆哮的巨龙。

呼呼!骑兵还未赶到,一股股的狂风就从虚空生出,卷动万千,横扫万里荒野。

骑兵的动静,还有平灵王兵马出营的声势都不小。

这动静,早已引起东鲁营地的注意。

当东鲁的诸多大将、诸侯知道是青州兵马赶到,纷纷露出喜色,只要他们和青州兵两方夹击,平灵王绝对难以幸存。

只是当这些大将、诸侯去主帐禀报消息的时候,才知道东伯侯姜桓楚太过劳累,已经昏睡过去,难以出兵。

“这个理由不错!先让青州的兵马消耗平灵王的一些实力,等双方都疲惫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趁势出击!”

“还是东伯侯考虑的周!”

这些大将、诸侯,哪个不知道东鲁和青州的矛盾?所以他们对姜桓楚“装聋作哑”来坐视友军消耗实力的举动,都心中了然。

知道这点,他们拜见一次之后,便偃旗息鼓。

有些诸侯甚至还来到营中的高台上,遥遥的观看远处的动静。

当青州数万骑兵出现后,速度没有丝毫放缓的迹象。

在奔驰的过程中,数万神风骑兵开始变幻阵势,化成了一个锥形阵。

当阵势成型后,一股凌厉无匹,所向披靡的气势冲霄而起。

“这……这是想要直接冲击我军大阵啊!”

平灵王阵中,凌阔惊声大叫。

“居然敢如此猖狂!这简直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传令下去,严防死守,本王要看看,青州的骑兵倒地敢不敢冲击我军大阵!”

平灵王怒声咆哮。

轰!他一声令下,盾牌兵和一辆辆的战车组成的防御,就挡在了最前方。

“平灵王的兵马,早已是强弩之末,并且,他们麾下的天将神将大量折损,根本挡不住神风骑兵的突击!”

后方,远处!

风元骑着五色神牛,悠然的看向前方。此时神风骑兵之中,有未来的哈将陈奇,有他用上个世界所得到的大妖精血培养的二三十个天境亲将。

以前,一个天境神将就足以镇压一州之地。若是亲自带兵冲阵,堪称所向披靡。

现在随着劫气爆发,本来各大诸侯隐藏起来充当底牌的天境大将,一个个的冒了出来。让本来十分稀少的天境大将,变的有些泛滥。

但在仙神不出的时候,天境大将,依旧是人族平时的武力天花板。

数万骑兵之中,有堪比仙人的猛将为前锋,还有二三十个天境实力的亲兵大将……用这些大将组成的骑兵,堪称豪奢。

即便是大商朝歌的精锐兵马,也难以抵挡神风骑兵的冲击!

轰!

数万骑兵没有丝毫减速,就像是一个大锤,猛然锤向酥软的豆腐。轰然一声,挡在锥形阵前面的战车、大盾,尽数轰飞。

陈奇厉声怒吼,一马当先,冲入了军阵当中。

“挡住此人!”

平灵王大惊失色,立即大叫!

凌阔怒吼一声,亲自带人前去拦截,结果刚冲到陈奇不远处,就被对方盯上。

哼!

一道黄气冲来,凌阔当即闷头栽倒。随后,被陈奇一招取了性命。

“大商武将的血脉异术?”

两个夷人大祭司看到这一幕,也是面色一变。

本来天境神将就十分厉害,觉醒了血脉异术的武将,更是难缠!就算是精通巫咒之法的两人,面对这种大将也有些束手无策。

“杀,擒拿平灵王!”

陈奇随手斩杀凌阔之后,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平灵王和两个大祭司。

他眼睛一亮,稍微调整了一下冲击的方向,直接朝着三人所在的位置冲杀。

……

“青州军胜了!”

远处东鲁营寨中的高台上,观战得几个诸侯、大将面色都十分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