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周无殊最终,还是没有请动周正清,带人前往。

不过,周无殊带回来的这个消息,让周正清,也因此判断出了一些事情。

那就是,此前神灵那边,一直都不曾有林清尘的消息。

所以,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神灵那边,才会没有任何犹豫的,跟他们两家达成约定。

本来,周正清他们,就想着,神灵那边,怎么会答应的如此爽快。

可以说,心中是有疑惑的,而现在这个时候,终于是明白了。

原来他们,一直在等着林清尘三人的消息。

恐怕现在,才是刚找到林清尘他们的踪迹。

不过,现在知道了,却也已经晚了。

而且,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近百年,此刻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现在,只能等待时间的到来了。

很快,三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

此刻的林清尘一行五人,终于到达了神灵的总部。

当林清尘他们,真正到达神灵总部的时候,神灵这边的众多底蕴级强者,也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而在此刻,林清尘麾下的那些人,也是刚到不久。

此时此刻,姜神斩他们,跟神灵的一众底蕴级强者,就开始正式的做出准备。

而林清尘,则是准备着,打算在不久之后,开始争渡神圣证道劫。

时间,一晃而过,一转眼就是十年的时间。

十年之后的这一天,林清尘终于准备完毕。

此刻,无数的神灵底蕴级强者,还有不灭境的强者,汇聚在一起。

他们,将要见证着林清尘破境的场面。

“麻烦诸位替我护法了。”

林清尘,看了看身边的众人,此刻已经下定决心,在此时渡神圣证道劫。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为他护法。

可以说,若是出现什么情况的话,这些人,都会出手。

而且,他们也想看看,林清尘这个来自于其他界的人,渡劫和他们本源界这边,到底有什么不同。

并且,还打算在之后,若是林清尘成功了,他们和林清尘切磋一下。

若是可以的话,以后,或许会让神灵的后辈子弟,换一种修行方式,也未可知。

又或者,两者同修。

只是,虽然有这种想法,但是现在,一切都还不能够确定,到底行不行得通。

若是可以的话,或许以后,将会改写本源界的修行体系。

以后,本源界这边的修行者,实力会有一个更大的提升。

可以说,林清尘此次渡神圣证道劫,不仅仅是关乎他一个人。

若是成功了,那么以后,神灵渡过此劫之后,就算是折损严重。

那么,也必然会浴火重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会比之前更强,比巅峰时期,还要强。

“开始吧。”

此刻,姜神斩和姜忻媛,已经处于战斗状态了。

手中的本命神圣剑,已经紧握在手,神圣衣披在身上。

若是林清尘,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们会第一时间出手。

在加上神灵的这些人相助,就算是万道镇压,也能够帮着支撑一下。

林清尘点了点头,在这一刻,身形一动,顿时冲天而起。

就在立于九霄世上的那一刻,林清尘引动了体内的死亡法则之力。

当林清尘,将死亡法则之力,释放到最大程度的那一刻。

九霄之上,风云突变,然后,迅速的蔓延至整个本源界的天空。

在这一刻,本源界无数的顶尖强者,抬头看着天空。

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导致了出现,此刻的状况。

但是,他们知道,此刻的本源界,一定发生了什么,注意改变格局的大事。

周正清和赵逸轩,此刻看着空中的异象。

在这一刻,心中隐隐的感觉到,可能是因为某个人。

没错,这个人,就是林清尘了。

因为,他们虽然不知道林清尘来自于哪里。

可是,以他们两家的底蕴级强者,跟姜神斩和姜忻媛交手的情况来看。

很明显,他们的修行方式不一样。

姜神斩和姜忻媛,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境界,不太可能有什么突破了。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他们心中一直惦记着的林清尘。

是的,当初的林清尘,不过是圣一境的巅峰状态。

在加上这么多年,林清尘一直没有消息,神灵那边又是反常的举动。

而在十年之前,林清尘曾露面一次。

此时此刻,或许就是林清尘突破的时间。

神灵那边,或许也是在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可以说,若是以前的时候,他们两家,对于林清尘很是忌惮的话。

那么现在,这种情况的出现,就让他们更加忧心了。

因为他们心中清楚的知道,能够造成那么大的动静,一旦林清尘突破,必然不是普通的不灭境。

可以说,实力会有很大的提升。

当初的林清尘,就可以斩杀底蕴级的强者,若说是九死一生,也不假。

可是,终究是具备这个能力了。

若是踏入到不灭境,以之前姜神斩他们的表现来看。

林清尘,必然会具备同样的能力。

到时候,或许普通的不灭境强者,更不可能,会是林清尘的对手了。

若是再加上,林清尘手中的至宝。

或许,只有底蕴级的强者,才能够杀了得了他。

又或者,必须是手持至宝的人,才有可能斩灭林清尘。

如此一来,他们赵周两家的处境,可以说就有些不妙了。

之前的优势,有可能因此再也没有了。

“希望,你能够带来奇迹,会是顶尖的存在。”

“雪儿和霜儿,交给你我也放心了。”

“烟儿,当年他们对你做的事情,我要他们所有人给你陪葬。”

“只是,这些年,苦了我们的女儿,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

“好在,现在不仅仅有寒焰,还有他,以后,我们的女儿,也算是有了归属。”

就在此刻,赵家之中,赵逸轩独自一人,站在凌寒烟空空如也的墓碑之前。

是的,当年凌寒烟陨落,什么都不曾留下,一丝一毫都没有留下。

此刻,这里不过是一座空坟,不过是一座衣冠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