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伐木光是有力气可不行,太行山的深山老林之中,有的尽是那些参天大树,几个人合起来都抱不住,想要伐倒这些大树,得用有经验的樵夫才行。

所以曹亮要求牵弘不光是要带兵前往,还得招募一些有砍伐经验的樵夫,好在那些冀州降兵之中,有一些是樵夫出身的,牵弘到达邺城之后,很快地便找来了几百名的樵夫,旋即带齐了伐木的工具,从邺城一路向西,进入到了太行山的山麓之中。

伐木的地点是由桓范来提供的,桓范绘制出了一幅地图,交给了牵弘,要他必须要按照地图所示的位置来砍伐木材,进入太行山之后,不可乱砍乱伐。

牵弘到达太行山之后,看到满山的树木葱郁,极为高兴,看来完成这个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不过拿出桓范给的地图,牵弘却有些愣了,桓范所给出的伐木位置,都是在一座峡谷的附近,有的还在高高的山峰之上,按理说山下的木头就不是木头吗,干嘛非得跑到山上去伐,既费时又费力,将来搬动这些木头都是大麻烦呀。

牵弘不禁是一头的雾水,搞不明白桓范为何会舍近求远,舍易求难,不过他既然奉命前来,就不敢违抗军师的命令,桓范让砍那儿树,他就去砍那儿的树,反正桓范有言在先,牵弘只负责砍树,剩下的事就不用他来操心了。

于是牵弘按图索骥,带兵入山,一丝不苟地按照桓范的要求,在指定的区域内进行砍树。

还好这一片区域都是原始森林,人迹罕至,几乎所有的树木以前都没有人动过,桓范虽然严格地标定了伐木的范围,但对于牵弘来说,也不是无树可伐,只不过需要多爬一些山多走一路而已,满山遍野的森林,足够牵弘轻松地完成任务了。

按理说牵弘负责伐木,桓范负责运木,牵弘这边伐多少,桓范那边就应该及时地将木头给送走,但桓范只是派人将这些木头堆积起来,堆得就如同一座座小山似的,蔚为壮观。

牵弘的人伐得越多,那木头的小山便堆得越高,牵弘看着那些木头山更是一头雾水,按照曹亮的命令,这些木头是必须要运到黄河北岸的黎阳的,距离这儿差不多有三百多里的路程呢,而且几乎一大半的路都是山路,这伐木容易,运输可就是真得成一个大问题了。

牵弘搞不清桓范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他的人每日累死累活地砍伐着树木,而桓范派来的人却只是堆放一下木头,这差事,轻松之至。

但这些木材原地堆放,可没有什么用,运不到黄河岸边,那纯粹就是白费力气,一日桓范上山前来查看,牵弘还特意地上前道:“军师,这木材可是越积越多了,得想办法运走才行,总这么堆着可不是个事。”

桓范捻须一笑,道:“你直管伐你的木头便是,其余的事就无需操心了,等你伐够了数量,派人支会一声便是。”说着,桓范甩着长长的袍袖,飘逸而去。

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

牵弘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自己也算是好心提醒过了,军师听不听那就是军师他的事,牵弘只需做好自己的事便是了。

这个消息也很快传到了曹亮的耳中,此时的曹亮,已经移师到了黎阳,和司马师隔河对峙,当然这个时候曹亮还不具备渡河作战的能力,不会对司马师构成什么威胁,曹亮到达黎阳,只不过是和桓范有过约定,所有从太行山砍伐来的木头,都将会运送到黎阳,曹亮已经在黎阳召集了不少的工匠,就等着木头一到,开工生产了。

牵弘到是尽心尽责,一到太行山之后,便甩开膀子大干起来,不过才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伐木任务的一大半,按照这个进度来估算,牵弘在七月底大概就可以完成伐木任务了,进展神速啊。

唯一让曹亮感到奇怪的是,桓范那边是全无动静,听禀报说,桓范只是命人将伐倒的木材原地堆积起来,根本就没有往山下运,那么多的木材已经是堆积如山了,不知桓范为何始终没有开始运输,难不成这些木头会自己飞到黎阳吗?

桓范也是只去了太行山一趟,回到黎阳之后,依然如闲云野鹤一般,潇洒从容,仿佛运输木头的事,他根本就没有操心过。

裴秀好意地提醒于他:“军师,距离你和主公约定的时间可快到了,到现在可一根木头也没有运到黎阳来,你为何一点都不着急啊?”

桓范呵呵一笑,道:“急什么急,木头还没有砍伐完呢,等伐完木再说吧。”

裴秀大皱眉头,道:“牵将军那边伐完木之后,军师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就能将这么多的木头运到黎阳,除非得有天兵天将来帮忙才行吧?”

桓范微微一笑,道:“没错,自会有天兵天将来帮忙的。”

裴秀惊愕地张大开了嘴巴,大得足以能吞得下一枚鸡蛋了,桓范这玩笑是不是开得有些大了,要知道,整个并州军现在屯集于黄河北岸,如果没有船只和浮桥,他们就只能是干等着无所做为,曹亮为此忧心冲冲,桓范既然是主动地接手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那就必须要尽全力完成才是。

可现在桓范却是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还居然说有天兵天将来帮忙,这不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吗?

而且桓范可是立了军令状的,尽管将来完不成任务,曹亮未必会真去砍他的脑袋,但为了严明军纪,桓范肯定是会受到重罚的,早知如此,何必说大话呢?

裴秀去见曹亮,担忧地道:“主公,期限将至,可至今未有一块木头运抵黎阳,这可如何是好?”

曹亮虽然心中和裴秀有着一样的疑惑,但他对桓范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所以淡淡地道:“军师自有妙计,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