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飞大哥,此刻,你身上还有伤,短短十日,怕是养不好。”

“不然,你带着其他兄弟一起回我家,在那边可以安心养伤,也给我带一封信回去,让他们放心,不要挂念。”

“我在外面一切安好,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此刻面临的危险境地。”

林清尘对着赵云飞和身边的八名破玄境强者说道。

林清尘总是怕家里人担心,所以,在外面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报喜不报忧,免得家人担心。

“这怎么行,我虽然现在没有什么战力,但是这些兄弟你还是留在身边吧!多多少少能帮些忙。”

“要知道,孙淼的母亲要是知道此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宗门规矩所限,不能以宗门的名义找你报仇。”

“但是你可别忘了,她身为飞天阁位高权重的长老,与他交好或者说巴结她的人,并不会少的。”

“李凤霞此人,对于她儿子可是百般宠溺,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们几人,独自面对强敌。”

赵云飞听着林清尘的话,不由得急切开口劝说道。

“是啊,公子,大哥说的有道理。我们留下来帮忙,至少可以照顾清馨清雅两位姑娘。”

身边的其他人也是开口劝导着林清尘。

青涩稚嫩美女户外清纯唯美赏花图片

林清尘之前虽然说有预料到他们可能有破玄后期的强者,但是感觉这种几率很小。

通过赵云飞他们的告知,才算了解这一切,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破玄八重境,还是老牌强者,说不定此时,已经是九重境了。

面对以为破玄八重,很有可能是九重境的宗门长老。林清尘低头沉吟思虑了一番,开口说道;

“云飞大哥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如今,清馨清雅还只是玄丹境界,虽说所修功法不一般,可是境界差距太大了,宛如鸿沟。”

“她们二人,确实不适合,现在跟我呆在一起。不过,既然他们来的人可能都是破玄之上的修为,那么你们留下来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还是护送云飞大哥一起回去吧!至于清馨清雅二人,你们一直都跟在我身边习惯了。”

“你们两人一起,到处走走,算是历练吧,只是要注意躲着他们的追杀,只要不暴露身份,他们也不会去追杀你们。”

“这一次,就让清影留下来帮我吧!也是时候,试试清影真正的战力了!”

林清尘把心中的想法说与众人知道,分析的让人没有理由拒绝。

林清馨和林清雅本来是不愿意离开的,但是听到林清尘的分析之后,她们觉得,跟在林清尘身边,只能拖累他,也只好咬着嘴唇同意了。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一起走,只能部战死,没有丝毫的胜算,如果是林清尘两人的话,还有与之周旋反杀的机会。

林清馨两女心中暗暗发誓,好好修炼,提升修为,以后坚决不做林清尘的累赘,成为他前进路上的负担。

林清尘跟她们两人约定好了,只要没有听到他身死的消息,就不要轻举妄动,有机会的话,朝着更广阔的地域走去。

只要活着,有朝一日,定会再次相见。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还能继续在一起并肩而行。

“你们还是最好在今夜,就部悄无声息的离开吧!我跟清影会在这里吸引他们来追杀,等你们差不多离的远了些,我们在离开。”

林清尘对着林清馨两女,还有赵云飞他们一行人说道。

因为他能猜测的出来,如果真的如赵云飞所说的话。怕是还没等到孙淼的母亲,李凤霞到来,就已经会有人,或者势力,对他们动手。

要是能在李凤霞赶来之前拿下林清尘他们,这就是一个攀上飞天阁的好机会。

他们为了这个机会,定会飞蛾补火一般的过来。天浪城可是属于飞天阁的统辖范围。

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以后,怕是要过着躲躲藏藏的的日子了。..

林清尘对于这些到是丝毫的不介意,他也不会后悔今日所做的一切。诚如他所说的一样,他是个护短的人,不怕事,为了身边至亲至爱之人,无所畏惧!

有什么后果,那就统统对着他来吧!林清尘感觉得到自己身上的血液仿佛都沸腾了。

“那我们,就下去好好吃点东西,后面的日子可不会有这些时间,让我们悠闲的吃吃喝喝了。”

林清尘洒脱一笑,开口说道。

一行人,下了酒楼。来到大厅,要了许多酒菜,一起喝了起来。

“好,今天是我们相遇相知的日子,能得遇公子,是我们的幸事!”

“今天我们就好好的大喝一场,事后,管他如何,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对!”

“就让我们持手中长剑,斩尽一切来袭之敌!”

仿佛感觉不到,不久的之后,他们面对的将是无穷无尽,不死不休的追杀!

场中一片高谈论阔之声,语气之中尽显豪迈与不羁,今朝有酒今朝醉,何惧日后的颠沛流离!

就连林清雅她们几个女子,都仿佛被这种气氛感染了,喝了不少的酒。

酒过三巡,时间却是不停留,不知不觉已经是夜幕降临之时,天色渐暗,今天仿佛连天都知道会有一场杀戮。

月光被密云遮住,不见她洒落在大地之上。城中更是一片萧瑟,知道将会有一场杀戮盛宴开启,早早的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中,闭门不出。

若是普通的居民也就罢了,就连修炼者之中的高手,也选择了作案上观,或者是明哲保身。

可能是不愿意被接下来的事情波及,或是藏在暗中等待合适的时机出手,坐收渔翁之利。

“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好好休息了,之后怕是没有这么潇洒的时候了,我们该回去了!”

林清尘意有所指的说道,其他人也都明白林清尘此话蕴含的意思。

“是啊,该休息了,明天,或者今晚,怕是会不平静吧!”

“老板,给你酒菜钱,还有房间的钱。这一千下品玄石,可还够?不够的话尽管开口,我们不会不给的,放心吧!”

“够了!够了!够了!”

酒楼老板亲自出面接过林清尘递过来的玄石,并且又说道;

“根本用不了这么多,这太多了!”

“多的就算是补偿老板你的损失了!今夜可能会有大战!到时候还是免不了破坏你的酒楼,一并当作补偿了。”

林清尘说着,想了想,又拿出了两千下品玄石交给酒楼的老板。

不等他回话,带着一众人等,上了二楼,走进房间,给他留下了的只是背影。

“唉,这位公子,倒是个好人,只是可惜了,除了一害,却是要惹来杀身之祸!”

酒楼老板看着林清尘他们消失的背影,开口叹息道。

他也是知道,这座酒楼,今夜。最多明天,可能就要不复存在了,干脆门也不关,直接回家去了。

如今整个湘云酒楼,就只有林清尘他们住在里面,其他人早早的就跑了,索性等着以后在收拾吧!

林清尘一行人回到楼上的房间,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大家都各自保重,以后在相聚。

“现在,天色还早,就等第一拨人杀上来的时候,你们分批离开,我们两人,会适当的留几个小脚色不杀。”

“你们跟着混出去吧,出了城只要没有人跟踪,就速度离开,你们走得越远,我们就越早离开。”

林清尘对着除了林清影以外的众人说道。

“公子,你和清影保重!我们在这里,只能是拖累,晚点我们就离开了!”

林清馨开口说道,以她的性子和内心的坚强,此刻说起这段话,都有些哽咽,语气中充满了不舍……

“好了,傻丫头,我们定会安的相见的,不哭了。以后我不在身边,可是要好好修炼,不许偷懒哦!你看看你脸上都被眼泪占据完了。”

林清尘有些溺爱的,把林清馨搂在怀中,给她擦了擦眼泪,抚摸着她的秀发,开口说道。

“嗯,馨儿知道了!”

说完,自己动手擦干了眼泪,脸上一片倔强之色,眼神中更是坚定了什么一般。

“还有你,清雅,你们两个一定要多加小心,注意点,就说在天风府这个地域来说,你们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如果不是遇到这种情况,定不会让你们离开的。”

林清尘转身对着身边同样眼泪不止的林清雅说道。

“公子,我们都明白!一定要保重,我们定会完好无损的再次相见的。”

林清雅亦是坚定的开口,同样擦干了眼泪,看着林清尘说道。

“清尘,保重,我们等你解决了这件事情,再相见,在这期间我们会好好修炼你传的功法,早日成为你的助力。”

赵云飞对着林清尘郑重的开口说道,眼中尽是不甘,他们是可以拼命,可是对于将要面的事情来说,没有作用。

“公子,保重,我们定不会让公子失望,会等着公子斩灭他们。”

其他众人也是纷纷开口说道,他们也想留下来,但是他们更知道,这样不行。

“好了,都各自回去吧!清影留下来就好了,你们最好不要分开住,最少两人最在一起,你们自己定好回合的地点,分批离开。”

林清尘最后对着他们开口说道。

转身站到窗户边上,打开窗户,寒风吹进从窗户吹进房间,撩起了他满头黑发。

众人再一次看了一眼林清尘,纷纷离开他所在的房间,只留下林清影站在身后,静静的呆着,一句话也不说,等待着将来来临的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