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从韦富荣口中得知了韦浩罚自己的事情,很吃惊,也很感慨,心里对于韦浩做的事情,也是非常满意的,

这个女婿,虽然很懒,喜欢打架,喜欢惹事,但是论做事情,还是没人能够比得了他的,做人就更加没人可比。

“你呀,下次就不用这样了,那个棉花,也是为了朝堂,明年就该推广了吧?到时候百姓就有了御寒的物资了,往后,百姓也不会冻死了,

要说做事情,还是要靠慎庸你,你瞧瞧,这种事关百姓的事情,很多大臣都想都没有想过,就是想着,怎么让百姓听话就好了,至于百姓是死活,他们可不管,可是不管百姓的死活,百姓们怎么会听话?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父皇,你这话我赞同,都不能让百姓吃饱饭,穿暖衣,那谁还会听话,所谓仓禀足而知礼节,饭都吃不饱,衣服都穿不暖,谁还想着天下安定?”韦浩点了点头,对李世民说道。

“恩,不说这些了,亲家,最近身体可好?也不要太忙了,明年他和丽质就要成亲了,成亲后,你也少了一件心事,也该开心放松了!”李世民看着韦富荣说道。

“是,是,也不忙,就是东转转西转转,也没有什么事情,反正那些事情,都是慎庸去管理了,现在那些工坊我也是交给了长乐公主,这本来就是他们小两口的事情,早晚都要给他们!”韦富荣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对于李世民的关心,他很受用。

“就给了丽质了?”李世民听到了,吃惊的看着韦富荣,李丽质还没有嫁过去,就开始管着为好家最大的那些进项了。

“嘿嘿,给她们管着,反正早晚都是她们来管的,现在我爹那么忙,我就给她们了!”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恩,现在丽质不管着皇家的那些事情吗?”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管了,现在是太子妃在管理着,毕竟,这个是皇家的产业还是交给太子妃为好!”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李世民则是皱着眉头,这件事他还不知道,他还以为是李丽质在管理着。

姿容清秀16岁房内女孩清晨写真

“恩,此事,太子妃懂吗?那些工坊,很多都是你们两个建设起来,现在太子妃插手进去,你认为合适吗?”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合适吧,父皇,毕竟这个早晚要交给太子妃的,现在交给她,不是更好,省的以后时间长了,那些账目算起来更加麻烦!”韦浩知道李世民什么意思了,

李世民现在不想交给东宫那边,但是韦浩可不想让李丽质去继续管着皇家的事情,没必要去得罪太子妃,也没有必要引起长孙皇后的不快,这个可是长孙皇后的意思。

“恩,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个对于丽质来说,是不公平的,整个皇家的那些产业,其实都有着丽质的功劳,现在就把丽质踢出去了,不合适!”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父皇,没什么不合适的,你也不要多担心,太子妃肯定能够管理好的。”韦浩马上劝着李世民,

李世民看了韦浩一眼,没说话了。

“恩,亲家,现在丽质管了那些事情,你就多玩玩,多转转,可不要累着了!”李世民看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笑着点头,

接着三个人就是坐在那里聊天,

此刻,在隔壁,李泰带着一帮人过来了,那些人都是一些文官或者侯爷的儿子,而且都是长子,现在李泰就是和他们玩,那些人刚刚进去,李泰在最后出现,

一看那几个侍卫,眼熟,接着就走了过去,他知道那个包厢,是韦浩专用的包厢,不管谁来了,都不开放,除非是韦浩提前交待了,要不然,自己都坐不到那间包厢。

“问一下,是我姐夫过来了吗?”李泰对着其中一个丫头问了起来。

“回殿下话,是,公子过来了!”那个丫头点了点头,李泰就想要去敲门,但是这个时候,门口的侍卫拦住了。

“殿下,你不能敲门!”那个侍卫看着李泰说道。

“你,本王,那,父皇在?”李泰此刻震惊的看着那个侍卫问道。侍卫点了点头。

“你赶紧通报一下!”李泰马上说道,那个侍卫犹豫了一下,还是敲门了,接着进去,对着李世民说越王李泰来了。

“让他进来吧,青雀!”李世民此刻开口喊道。

“诶,父皇!”李泰听到了李世民喊自己,马上笑着小跑了进去。

“瞧瞧你,也该减减肥了,不许这么吃东西了,都胖成什么样子了!”李世民一看李泰,马上责备的说道。

“嘿嘿,好,好,父皇,听你的!”李泰笑着说着。

“你看看你姐夫,再看看你,哪有一点男人的阳刚之气啊,你才多大啊,慎庸啊,你没事就叮嘱他,让他把那些肥肉减下去!”李世民对着韦浩交代说道。

“诶,行,要不,我天天早上去喊他起来,然后让他跟着我练武,让他活动活动!”韦浩笑着把话接了过来。

“好就这样定了!”李世民立刻同意了。

“啊?”韦浩和李泰两个人都是震惊的看着李世民。

“怎么,你自己说的!”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

“父皇,我看是开玩笑的啊,我去叫他,我府上距离他府上,可是有段距离的,再说了,他会起来吗?父皇,你还是找一个专门的人来做这样的是吧,儿臣是真的做不了!”韦浩苦笑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恩,那行父皇到时候找一个人来专门盯着他,不像话!”李世民盯着李泰不满的说道。

“父皇,儿臣,儿臣自己去练武还不成吗?”李泰苦着脸看着李世民说道。

“哼,你自己说了多少次了,有行动吗?”李世民不满的说道。

“是,父皇,儿臣一定会练武,一定练武!”李泰都快要崩溃了,这以后还能睡懒觉吗?

“好了,不说这个,说说你,最近忙什么呢,也不去甘露殿也不去立政殿,到底干嘛去了?”李世民盯着李泰说着,

李泰只能想办法糊弄过去,可不能和李世民说实话,接着四个人就聊天了,

聊了一会,饭菜上来了,李世民和韦富荣喝了两杯酒,吃完后,雨也停了,外面又出了大太阳,不过,此刻也没有那么闷热了,在包厢里面坐了一会,李世民就要回宫,

韦浩和韦富荣他们就下来送李世民。

李世民坐上了龙辇后,招呼着韦浩上去,韦浩不知道李世民找自己干嘛,都说这么长时间的话了,难道还有话说。

“父皇,有什么吩咐?”韦浩看着看着李世问了起来。

“你去一趟你岳父府上,和你岳父说,让他去看看侯君集,你岳父和侯君集的误会,是齐国公造成的,侯君集还是很尊敬你岳父的,让他们见见吧,虽然你岳父对他意见很深,但是,毕竟师徒一场,也该见见,要不然这辈子也见不到了!”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这、我岳父能去吗?”韦浩不请愿的说道,其实韦浩一开始就打算要告诉李靖,但是碍于这件事牵扯到了李世民,韦浩想要找一个机会,告诉他,让李靖知道这么回事就行了,没想到,现在李世民居然要自己过去通知李靖,这样的话自己就需要推迟一下。

“能去,就说朕让他去的,此事,就是一个误会,齐国公当初擅自做主,朕没办法只能这样做,但是朕是相信你岳父的,你岳父的为人,朕清楚的很,你下午就去一趟,和他说说!”李世民点了点头,对着韦浩说道。

“那行吧,我去和岳父说一声,去不去我就不敢保证了!”韦浩点头看着李世民说道,他估计李靖为了避险,可能不会去。

“一定要去,朕说的,你岳父不去,这个心结就解不开,侯君集也会含憾而去!”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韦浩一听,只能点头。

“另外,那两本奏章记得要写,一大早就让人送到宫里面来,朕让王德等,要不,你明天来参加朝会!”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

“不去,忙!”韦浩连忙摇头说道,气的李世民狠狠的盯着他。

“真忙,我现在天天要盯着那些工地呢!”韦浩一脸真诚的看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对着韦浩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自己不想和他说话了。

“父皇,儿臣告辞!”韦浩说着就下来了,

很快,马车就往皇宫那边驶去,韦浩则是站在那里考虑了一会,想了一下,还是去吧,估计李世民说的也是真话,要不然,也不会要求自己去,

想到了这点,韦浩就起码,前往李靖府上,到了李靖府上,门房管事一看是韦浩过来,连忙打开门,到外面来迎接了。

“夏国公,你来了,里面请,老爷也在家里!”门房管事对着韦浩说道。

“好!”韦浩带着几个亲兵就进去了,门房管事则是小跑在前面,去通报李靖去了。李靖听到了韦浩过来了,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不过想着也有段时间没来了,想着可能是来看看。

“慎庸,这边!”李靖到了客厅门口,对着韦浩招呼说道。

“岳父!”韦浩远远的就笑着喊了一声。

“今天怎么有空到这边来,不是听说你很忙吗?”韦浩刚刚到了跟前,李靖就笑着问了起来。

“是忙,这不,今天陪着陛下出去了一趟,去了刑部大牢,看了侯君集!”韦浩对着李靖说道。

“哦,看他?”李靖听到了,不由的愣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和韦浩一起往里面走。

“岳父,我得和你说件事,今天去见侯君集,侯君集说了和你的事情!”韦浩到了书房坐下后,对着李靖说道。

“老夫和他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李靖摆了摆手,不想说了。

“岳父,此事,恐怕有隐情!”韦浩盯着李靖说道,李靖没懂的看着韦浩,韦浩就把在牢房里面侯君集还有后面李世民说的话,都说了。

李靖听到了,没做声。

“陛下让我过来的,说,让你去见见侯君集,了却这块心病,而侯君集也是能够弥补这个遗憾,提到岳父你的时候,侯君集冲着你府邸方向,跪下磕头了三个!”韦浩看着李靖说道,李靖坐在那里,还是没说话。

“岳父,你是什么意思呢,陛下反正是要你去的,如果你不去,我估计陛下也不会怪罪你!”韦浩看到了李靖没说话,就看着李靖问了起来。

“老夫考虑考虑吧,你突然和老夫说这个,恩,如果是别人来说,老生都不相信!”李靖看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另外,你去了以后,和他说,他的长子,可是封子爵,其他的人,去煤矿服劳役,最少10年,还是有机会活下来的,本来这些罪臣的家属,都是要流放的,我听说,如果流放,十不存一,就想着,还是让他们去服劳役吧,这样的话,也没有死人,而且,也能够为朝堂做贡献,

所以,你去和他说,让他少点担心,至于侯君集会不会死,恩,现在陛下也没有松口,估计是要等,等你的意思,等房玄龄他们的意思,如果你们执意让他死,那么谁也救不了他,如果你们想要让他活着,那么他就有可能活着!”韦浩看着李靖说着自己的意思。

“看我们的意思?”李靖听到了,很震惊的看着韦浩。

“是,因为你们之前执意要他死,我呢,今天也说了,让他服劳役,但是陛下犹豫了一下,没有答应,毕竟这么多将军,他也要考虑你们的感受!”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恩,那就看看吧,他这次犯的事情可不小啊,如果不杀,真的不足以让边境的那些将士们服气的,一个兵部尚书,走私生铁,如果是走私其他的,还能活着,但是生铁,可是事关前线将士的性命,谁不关心?”李靖看着韦浩说着,韦浩点了点头,这样的事情,他当然是懂的!

接着韦浩陪着李靖聊了一会,就走了,

韦浩走了以后,李靖一个人坐在书房很久,直到快要吃饭了,红拂女过来喊着李靖。

“恩,夫人啊,你派人去一趟聚贤楼,就说我说的,要定两个人的饭菜,还有酒,老夫等会就会过去拿,让他们立刻做好!”李靖坐在那里,看着红拂女说道。

“怎么了,请人吃饭,不就直接去聚贤楼就好了,何必要带过去?”红拂女不懂的看着李靖。

“去吧!”李靖也不想和红拂女说,一时半会顺也说不清楚,还是先去看看侯君集再说吧,

很快,李靖就出去了,坐着马车出去的,到了聚贤楼后,下人过去提着饭菜就出来了,接着直奔刑部大牢,

李靖可是右仆射,想要见一个犯人,简单的很,

李靖先到了牢房,接着自己亲自摆好那些饭菜,什么仆人也没有带,就是自己摆好,然后倒酒,没一会,侯君集拖着铁链就进来了,一看是李靖,马上泪流满面。

“你们下去吧!”李靖对着那两个狱卒说道。

“是,如果他想要伤人,你大喊一声,我们就在外面!”狱卒看着李靖说道,李靖点了点头,两狱卒出去了,关上了门。

“师傅!”侯君集马上跪了下去,哭着喊道,李靖也是过去扶着他起来。

“来,坐,老夫去聚贤楼那边定了这些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酒也弄到了一些,最好的酒,你知道,聚贤楼是慎庸开的,老夫在聚贤楼还有点薄面,基本上都是喝最好的酒!”李靖强笑的拉着侯君集起来,扶着他到了对面的位置上。

“谢谢师傅!”侯君集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看着李靖说道。

“谢啥,本来咱们爷俩,早就该在一起吃饭喝酒了!”李靖摆了摆手说道。

“是徒儿对不起师傅,当时没办法,你在外面作战,打了胜仗,齐国公找到我,说陛下担心功高盖主,让我弹劾你,我一开始没答应,他就对我说,如果到时候陛下要除掉你,连我也要倒霉,

还说,如果我弹劾你,陛下也不会怎么处罚你,最多就是训斥一番,没事,我一想,也对,这样师傅就安了,我就答应了,上书弹劾,所有的东西,其实都是齐国公告诉我怎么做的,我压根就想不到这样的事情,还请师傅见谅!”侯君集说着双手抱拳,低着头,对着李靖说道。

“恩,我相信,来,我相信!”李靖点了点头说道。

“师傅,弟子给你丢人了,弟子后面也是对你有怨气,想着,我帮你了,你还如此待见我,还让其他的武将如此待见我,我就不服气,就要和你对着干,师傅,徒儿错了!”侯君集再次哽咽的说道。

“诶,是师傅错了,是老夫错了,来,喝酒,你这条命,老夫尽量保住!”李靖此刻,动情的对着侯君集说道。

~~~~~弟兄们,今天是元旦,金鱼也在这里恭祝大家新年快乐,牛年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