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泽铭押着二人向前走去。

一路杂草茂盛,走的有些吃力。

宋泽铭倒是毫不在意的推着二人走在自己的前面,给自己开辟出了一条小径。

仓库的大门还是紧闭的,宋泽铭毫不犹豫的踹了两脚。

年久生锈的大门,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巨大声响。

成功的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力。

纪瑶被绑了十几个小时,身都是麻的,肚子早就饿了。

身体和心里同时受着煎熬,精神不济的她,听到了声音,立马警觉了起来。

同时男人也立即紧张了起来,走到了铁门旁,细听外面的声音。

“人我带来了。”宋泽铭对着里面吼了一嗓子。

男人透过细缝向外偷看,外面确实只有三人,自己的两个兄弟被绑着,另一个就是宋泽铭了。

男人退后,“放开我俩兄弟。”

暖光少女飘摇小花中展露动人笑颜

宋泽铭隔着门道,“我是傻的吗?放开了他俩,三对一,对我可不利。”

男人沉默半晌,“进来。”

宋泽铭又狠狠地踢了几脚铁门,门才被踢开。

刺眼的强光再次的透了进来,纪瑶被刺的有些看不见人,模糊中只看到那人逆着光,高大魁梧般。

“宋总了不起,这么快就把人带来了。”男人站在纪瑶身边。

二人对峙着,中间隔的很远。

“你打她了?”宋泽铭看了一眼纪瑶,淡淡的问。

男人轻笑,“她不听话,我总得使些手段吧?”

“我这人向来爱憎分明,有仇必报的,既然你伤了她,你让我打回来,我们就两清了,我就放你走。”宋泽铭站在原地,一手揪着一人的后领。

闻言,两个被封住嘴的人拼命的想说些什么,但是说不出来。

“你之前抓我朋友进去时,也打了他们。”

“那是因为他们拍了不该拍的人,还妄想拿这些威胁我。”

男人紧盯着两朋友,见他们拼命摇头,只以为是在为自己考虑,不要送去挨打,当下十分感动。

然不知,这二人在来的车上,宋泽铭就一人给了一脚了。

挨在肚子上,即使很是不适,面上也看不出来。

“既然宋总这么爽快,把人给带出来了,那我也应该带有诚意,确实是我伤的她。”男人沉稳开口。

“你挨了他多少下?他怎么打你的?”宋泽铭问纪瑶。

纪瑶看了看身边的男人,最后小声道,“挨了三巴掌,受了两脚。”

男人并未反驳,宋泽铭突然勾唇一笑。

推开了手上的二人,上去一脚把男人给踹到在了地上。

男人未料到宋泽铭竟然速度这么快,而且,真特么的疼。

“宋总不亏是当兵的。”

宋泽铭又毫不犹豫的踹了一脚。

“打的你脸?”宋承颐又看向了纪瑶的脸。

纪瑶点点头。

“你自己打回去?还是我打?”

男人有些愠怒,“你自己打就打,让个女人动手怎么回事?看不起谁?宋总还真是惯着女朋友……”

宋泽铭没理睬他,继续盯着纪瑶,纪瑶摇摇头,“……你打吧。”

她不是圣人,也不愿自己白白挨了打。

沉闷的声音传到了纪瑶的耳朵了,这种血腥的场面,她也不爱看。

约莫三下之后。

男人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宋总,现在放人了吧?”

“当然。”

宋泽铭去给纪瑶解开了绳子。

长时间的捆绑,她手脚早就麻木了,此时离开了束缚,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接向前倒去。

好在宋泽铭眼疾手快的把她接住了。

纪瑶半靠在他怀里,想活动一下自己的四肢。

“宋总,合作愉快。”男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打傻了突然来了一句。

“合作是会有下一次的,但是这是交易,并且我不希望有第二次。”宋泽铭冷冷的说。

男人讪讪闭嘴。

“能不能走?”宋泽铭问。

“能。”纪瑶不好意思说不能,扶着宋泽铭的胳膊,就想站起来,可是半站起来后,身子就脱了力,又倒了下去。

宋泽铭没犹豫,直接拖着她的膝盖窝就抱了起来。

纪瑶惊呼一声,然后惊吓中揪着他胸前的衣服。

“这次的事,我不会再追究了,但是下次,如果你们再敢跟踪不该跟踪的人,或者再想着绑架别人的话,我会让你们在牢里待完下辈子。”宋泽铭抱着纪瑶,抬步离开。

男人忍痛,去给二人撕了胶带,解开了绳子。

“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把他们给拦下?”一人开口。

结果挨了另一个人的巴掌,“车上还有两个男人呢?我们仨是他们的对手吗?何况宋泽铭一个人打我们三个。”

“没报警吧?”男人捂着肚子挣扎的站了起来。

“宋泽铭他确实没报警,但是之后,我们不清楚。”

“嗯,不管怎样,我们先离开这里。”

三人相互搀扶着从后门也离开了。

纪瑶被宋泽铭抱在了怀里,烈日当空,也不知道是太阳晒的热,还是宋泽铭的怀抱热。

总之不但体温上升,就连心跳也加速了。

她不敢说话,沉闷的呆在他怀里。

车上的二人看着宋泽铭出来了,远远就迎了过来。

秘书看了一眼他怀里的女孩子,“受伤了?现在去医院?”

纪瑶挣扎着下去,“不用去医院,我好了,没什么事,就是挨了几巴掌而已。”

宋泽铭用着不容拒绝的语气,“去医院检查一遍,我才能放心。”

到了车边,助理拉开了车门,宋泽铭把纪瑶放在了椅子上,随即也跟着坐了上去。

车子发动,路上秘书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宋总,我们看到那三人偷偷的从后面跑了,要不要去报警?”

“不用了。”

宋泽铭都没答应,秘书无论如何也不敢去报警了。

在路上,宋泽铭问,“怎么被绑去了?”

“晚上下夜班碰上了。”

“我不是给你电击棒了?那种电流的话,只要你碰到他,一定可以逃走的。”宋泽铭皱着眉,十分不解的问。

“哦……那个……我不会用,没找到开关。”纪瑶悻悻道。

“我给你了一个多星期了,你……都不知道开关在哪?都没用过的吗?”

“没……”她恨不得当宝贝一样给供起来了,平时都舍不得看一眼,还生怕弄掉了,弄脏了,哪可能去研究它呢。

主要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真的会碰到这事儿。

突然间,纪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着急的对着前面的司机师傅喊到,“能不能,能不能回去啊?我手机包还在仓库里呢。”

司机不确定的回头看向宋泽铭。

“包里有其他什么嘛?”

纪瑶思忖了几秒,“就只有手机,还有一包纸……还有……还有电击棒,我看到那人给带过来了……”

“继续开回去吧,我急着去开会,东西我之后赔给你。”

“啊,不用不用,一个手机而已,也没什么值钱的,你都救了我了……不能再麻烦你了。”纪瑶摇头拒绝。

“你被抓,也是因为我搭进去的,救你是应该的,你不必感到愧疚或者不好意思,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纪瑶没再开口,闷闷的坐在一旁。

宋泽铭把她送到了医院,自己因为会议就先离开了,把她交给了秘书。

纪瑶跟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然后又被秘书无微不至的给送到了病房,“麻烦你了,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了,你肯定很忙,先回去吧,我没事的。”

“宋总说要好好照顾你,检查还有些结果没出来。”

纪瑶想崩溃,“那些结果都是隔天出的,你难道在这里站到明天?”

说话间,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洛以夏一路狂奔了过来。

宋泽铭到了公司,看到了二人还在,才想起来,之前把二人丢在了公司,这才跟洛以夏说了已经没事了。

洛以夏得到消息就赶了过来。

“瑶瑶,瑶瑶你没事吧?”洛以夏拉着纪瑶的手左看看右看看的。

纪瑶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儿?”

脸上的巴掌印,已经有些乌紫了,洛以夏看着很心疼,“一定很疼。”

纪瑶还是笑,也没说疼也没说不疼。

那种被关心的感觉真好,有人会因为她受伤而哭红了眼睛真好。

“我在这里照顾她,你要是忙你就先回去吧。”洛以夏进来时也是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那也行。”秘书点头。

“瑶瑶,到底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啊?哥说你是因为他所以被连累了,是怎么回事啊?”洛以夏着急着询问结果。

可纪瑶知道宋泽铭不想让洛以夏知道这是因为她的原因,因为她被偷.拍了照片,因为她所以宋泽铭才会去找那些人,所以自己才会被牵连。

要是洛以夏知道了,肯定会内疚的。

“我也不太清楚。”

洛以夏问,“那个……绑架你的人是不是以为你是他女朋友……或者很重要的人?不然他怎么会绑架你呢?”

纪瑶一愣,一时间竟然有些慌乱。

“那个人肯定是误会了吧?”

“应该吧……”洛以夏若有所思……

纪瑶有些心虚,那人确实误把自己当成他女朋友了,那时候宋泽铭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应该是觉得没有必要吧,那种场合有什么解释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