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濬到达邺城的南门之后,并没有急于地发起进攻,而是率军潜藏着了距离城池还有一里左右的地方。

不过此时的长水营,已经做好了攻城的准备,所有攻城用的云梯和弓弩,都已经是准备停当,就连趟过护城河的办法,王濬都已经想好了。

邺城的护城河既宽且深,里面蓄满了水,宽度甚至有几十丈,如此宽的护城河,如果并州军采用填埋的方式,肯定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奏效的,而且只要一展开大规模的填河行动,必然会让城上的守军察觉,偷袭行动便会功亏一篑。

王濬思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派一些水性好的士兵跳到护城河里,把云梯扛在肩头上,然后攻城的士兵可以踩着这些云梯跨过护城河,一个云梯的长度不够,可以用几个云梯进行联结,类似于在河面上搭建了一座浮桥,只不过这座浮桥的基座,是人的肩膀。

跳到河水中的士兵必然会承受极大的份量,毕竟这千军万马都要从他们的肩膀上经过,王濬不光要挑选水性好的,而且要挑选极为健壮的士兵,这样才能使得这人力浮桥能够具有持久力。

不过就算是万事俱备,长水营还得需要等待,等待右卫营那边发起攻击之后,吸引到大部分守军的注意力之后,他们才会发动进攻。

所幸黑夜给他们提供了极大的掩护,让长水营接近到邺城只有一里左右的地方,还不易被守军所发现,他们军保持着缄默状态,静静地等待着北边那边传来消息。

刘靖既然是佯攻,那肯定不会像长水营那样需去掩藏行迹,而是比较大明大亮地发起了进攻。

面对同样宽度的护城河,刘靖采用的方式更为简单直接,在大军发起进攻之前,刘靖便先派了几十个会游泳并州军士兵,悄悄地游过护城河。

邺城的护城河是引自漳河之水,环绕在邺城的周围,然而再流入漳河,相比于一般城池的护城河是静水,邺城的护城河水流则较急。不过对于这几十名熟悉水性的游泳好手来说,这几十丈宽的护城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道,他们很快地就爬上了对岸。

这些士兵偷袭的目标就是城门口的吊桥,白天的时候,吊桥附近是有司马兵来驻守的,但到了晚上,所有城门的士兵便会撤回到城内,吊桥也就变成无人职守了。

如果在双方的交战时,守城的一方会率先把吊桥给拆除或破坏掉,以防止被敌军所利用。不过此刻守军根本就没有预料到并州会来攻城,所以他们事先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拆除吊桥。

嘴含花清纯女生唯美写真

刘靖没有时间去填河,也没有选择和王濬一样的办法,而是直接了当地去抢夺吊桥,让吊桥成为并州军的通行工具。

刘靖担任的是佯攻,所以他并不担心会被司马军提前发现,而且对于刘靖来说,他这边搞出来的动静越大,就越能调动更多的司马军赶赴北城门来这边来,为长水营的进攻铺平一条道。

果然在砍断了吊桥的绳索,让吊桥轰然倒下的时候,那巨大的声响便惊醒了城头上的守军。

“有敌袭!”城头上的呼喊声此起彼伏,许多尚在沉睡之中的司马兵都被惊醒了,他们惊惶失措地进入到了战斗的位置,黑暗之中,也搞不清来袭的敌军究竟有多少人,城头上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原先冀州旧军被调走之后,邺城的防务就完由新军来承担了,尽管这些新军也经过了两年多的操练,但对于一支只经过操练,却没有半点实战经验的军队来说,一旦真正的战斗来临,不慌才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现在刚刚过了三更,这些士兵原本都处于熟睡的状态,突然战争就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不慌才有鬼呢。

司马伷也在第一时间接到了敌袭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司马伷还真没有睡醒呢,感觉似乎做了一个噩梦似的,手下的人一再催促,司马伷这才定过神来,原来这不是噩梦呀!

但突遭敌袭,不是噩梦,胜似噩梦,司马伷顾不得多加思索,赶紧地胡乱穿上衣甲,赶往了北城门。

这个时候,右卫营已经通过吊桥抵达了邺城城下,并随之发起了攻城,一架架的云梯竖了起来,并州军在奋力地攀爬着,与守城的军队展开了激战。

司马伷的到来,对司马军的鼓励是极大的,混乱的场面终于是有所好转,司马伷赶紧地下令守城的军队部登城,坚决地把攻城的并州军给打下去。

这么一支并州军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司马伷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并州军的主力基本上是在冀州北部一带,在和司马大军对峙着,突然南下四五百里的距离偷袭邺城,速度之快,让人莫名惊诧。

如果说到达的邺城的是并州骑兵,司马伷或许不会感到太奇怪,毕竟骑兵的作战半陉大,行动迅速,他们突袭邺城不会令人意外。

但从现在的的情况来看,攻城的并州军分明是步兵部队,骑兵部队是没有配备攻城器械的,是不具备攻城能力的,而眼下这支并州军同,分明攻城的器械样样齐备,毫无疑问这支攻城的军队就是并州军六大步营之一。

但这支并州军是如何跨越五百里的广阔地带而不被发现的呢?司马伷还真是无法知道。

他突地脑中灵光一闪,这支军队突然地冒了出来,莫不是他们是从上党而来,走的路径正是滏口陉?

可是滏口一带扎着一支冀州军的一支守军,他们占据山险之利,并州军想要突破这样的一座险要营寨,是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

司马伷要求驻守滏口的军队,三天必须汇报一下滏口的状况,明天就是第三天了,直到现在滏口那边没有半点的讯息传来。

没讯息并不是什么好现象,很可能这座营寨已经被并州军给攻克了,所以并州军才会出现在邺城的城下。